1. <em id="2qvri"><tr id="2qvri"></tr></em>
      1. 首頁»程序人生»漂在舊金山

        漂在舊金山

        來源:阮一峰 發布時間:2018-08-28 閱讀次數:

          舊金山是美國房價最高的城市,因為它就在硅谷旁邊,有大量的科技公司。

          每年,無數年輕人涌向那里,尋找自己的夢想,結果形成了一個類似"北漂"的特殊群體。

          昨天,我讀到美國 Salon 雜志的一篇文章,關于舊金山普通程序員的生活。讀完很有感觸,就把它翻譯了出來。硅谷不僅僅是光鮮亮麗的科技巨頭,更多的是努力奮斗的普通程序員。

    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      漂在舊金山

          原載 salon.com

          譯者:阮一峰

          1、

          我的名字是 David Garczynski。我夢想成為一名程序員,看到網上的廣告后,報名參加了一個12周的編程培訓班,上課地點是舊金山。我希望搬到那里以后,經過培訓能夠成為 IT 專業人士,找到工作,過上美好的日子。

          我在 Airbnb 尋找舊金山的短期住處,發現了一棟大樓里面的四人公寓。照片上,陽光充沛的房間里放著兩張雙層床。文字介紹說,大樓里還有室內籃球場、24小時健身房,攀巖墻等等,看上去還不錯。價格是每月1200美元,一個床位。

          我想,大部分時間我都在培訓班學習編程,合租的房間只是睡覺的地方。應該沒有問題,就付款訂了一個床位。

          真正看到了房間,我才知道自己錯了。

          2、

          公寓在大樓的17層,有兩間屋子,每間屋子放了三張雙層床,一共住了12個人,都是到舊金山尋找夢想的年輕程序員。

          我的床位是下鋪,不靠窗。屋里只有一盞昏暗的燈,即使是中午,也暗得像洞穴。一天的大部分時間,都有人在屋里睡覺。上床和下床,必須很小心,以免踩到地板上的手提箱。我們大多數人的行李都放在地板上。

          廚房是共用的,水槽總是堆著一大堆餐具。冰箱里裝滿了每個人的食品和剩菜,散發出一股輕微發霉的味道。里面還有一些吃了一半的調味醬罐子,它們的主人早已搬出去了。

          最糟糕的是,公寓不提供大樓的前門鑰匙。我進入大樓的唯一方法,就是等到其他人開門的時候溜進去。然后,我走過前臺保安,到電梯間,一直坐到17樓,偷偷從 Exit 標志的頂上取出公共鑰匙,打開公寓的門,再把鑰匙放回原處,供其他房客使用。

          3、

          培訓班開始上課以后,我發現如果要完成課程,需要全部時間的投入,每天編程15個小時,周末可以稍稍降低到10~12個小時。

          日子一天天過去,我壓力越來越大。深夜,我會感到絕望和疲憊,問自己:"我在做什么?這真的值得嗎?"

          公寓的所有房客都是程序員。一部分人跟我一樣,想通過新手培訓班進入 IT 行業。另一部分人則是全職的專業程序員,一大早出門,去附近的創業公司上班,在電腦前工作10至12小時。晚上下班回來后,他們依然會坐到沙發上,打開筆記本電腦,默默地度過一天剩下的幾個小時。

          我旁邊的衣帽間,住著一個程序員。衣帽間是單獨出租的,價格是每月1400美元。他每天晚上9點左右回家,然后坐在沙發上,給自己倒一碗麥片,默默地吃。接著,拿起筆記本電腦,走進衣帽間,繼續工作幾個小時,直到深夜,不得不睡覺的時候才結束工作。只有通過衣帽間門縫漏出的光,我才知道他還在工作。我住進去的時候,他已經在那里住了16個月,就住在一個沒有窗戶的衣帽間里,地板上放著一個薄薄的床墊。他為已經是獨角獸級別的 Pinterest 公司工作。

          4、

          也許有人在這個城市實現了夢想,但我逐漸意識到,實現夢想的人遠遠少于沒有實現夢想的人。公寓的所有房客似乎對未來都很沮喪,他們住在造假的 Airbnb,為失敗的創業公司工作。

          根據統計,創業公司有92%的可能撐不過三年。為創業公司工作的那些程序員,那些比我更聰明、更優秀的程序員,不得不從一家已經失敗的公司,轉到另一家將要失敗的公司。

          或許,我不會是這種命運,也許會成功。但是,即使我能像那位 Pinterest 公司的程序員那樣,賺六位數的年薪,仍然會感嘆永遠無法在這里買房子。我對未來到底應該持有什么樣的幻想?

          我的另一位室友跟雇主談判工資的時候,被說服接受較低的工資,補償是較高的期權。現在,他不得不每天上班12個小時,拿著一份非常微薄的工資,竭盡全力盼望公司不要失敗倒閉。

          我的上鋪睡著一個30多歲的中國人,他對現實感到越來越抑郁,每天的大部分時間都躺在床上睡覺,剩下的時間則是愁眉苦臉、漫無目的地走來走去。我覺得,自己最可能變成跟他一樣。

          5、

          我在公寓生活的時間越長,就越意識到我的夢想不可能實現。也許最后,我會得到我需要的一切,或者一份不錯的薪水,但在做到這一點之前,我會徹底喪失自我,被技術世界打擊和改造得面目全非。

          放棄編程、搬出公寓的那天,我來到大樓的樓頂,眺望舊金山的北面。那里有大量的創業公司,可以看到它們的 Logo,各種各樣鮮艷的顏色。某個地方寫著"黑客之家",另一個地方寫著"創業訓練營",都在向年輕人兜售夢想。

          里面肯定有很多聰明的年輕人,白天擠在熒光燈閃爍的辦公樓層工作,晚上睡在狹小的臥室,心里充滿夢想。他們不知道,自己取代的是別人留下的位置,那些人也曾充滿夢想,但后來意識到不可能實現而離開,正如心懷憧憬的新房客,馬上就會占據我空出來的床位。

        QQ群:WEB開發者官方群(515171538),驗證消息:10000
        微信群:加小編微信 849023636 邀請您加入,驗證消息:10000
        提示:更多精彩內容關注微信公眾號:全棧開發者中心(fsder-com)
        網友評論(共0條評論) 正在載入評論......
        理智評論文明上網,拒絕惡意謾罵 發表評論 / 共0條評論
        登錄會員中心
        江苏快3投注技巧